华谊兄弟贺岁片失意 冯小刚英雄老矣“只有芸知道”

  来源:时代周报

  [摘要]2019年前三季度,华谊兄弟亏损达6.52亿元,市值较2015年高峰时期下跌85%,董事长王中军甚至“卖画求生”为公司纾困。

华谊兄弟贺岁片失意 冯小刚英雄老矣“只有芸知道”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范文茜 发自深圳

  曾经炮轰“因为有垃圾观众才有了垃圾电影”的冯小刚,这回不再愤怒了。

  “阴阳合同”事件后,沉寂了一段时间的冯小刚携新片《只有芸知道》归来,加入贺岁档大战。

  但出征不利,2019年12月25日,电影上映第四天,票房才刚刚破亿元。

  冯小刚于25日凌晨发微博向观众致谢,“您花了钱骂几句出气都应该”,又感慨“英雄老矣”。

  在业绩压力下,冯小刚甚至配合宣发团队,带着主演黄轩走进电商主播薇娅的直播间,“直播卖票”。

  事实上,作为冯小刚2019年唯一一部成功上映的院线电影,《只有芸知道》不仅关系到冯小刚与华谊兄弟(300027.SZ)的业绩对赌,更是华谊寄望于拯救当前业绩颓势的关键一子。

  根据华谊收购冯小刚东阳美拉公司时签订对赌协议,2019年东阳美拉需完成1.52亿元净利润,能否完成业绩承诺,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只有芸知道》的票房表现。

  如未完成业绩,冯小刚将面临直接的现金赔偿。

  华谊兄弟的2019年也并不好过。

  2019年前三季度,华谊兄弟亏损达6.52亿元,市值较2015年高峰时期下跌85%,董事长王中军甚至“卖画求生”为公司纾困。

  与此同时,华谊寄予厚望的战争大片《八佰》也迟迟仍未定档。

  12月30日,时代周报记者致电华谊公关部和董秘办询问相关进展,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复。

  12月23―27日,华谊兄弟股价跌7.63%。

  冯小刚和华谊这对“难兄难弟”,是否真的“英雄老矣”?

  挽回业绩无望

  众所周知,华谊兄弟与冯小刚“深度捆绑”多年。

  2016年,华谊以10.5亿元收购了冯小刚旗下东阳美拉传媒公司70%股权,并签订了业绩承诺协议。

  根据协议,东阳美拉在2016年需要完成1亿元的税后净利润,其后每个年度在上一年的基础上增长15%,直至2020年承诺期结束。若未能完成,冯小刚将以现金方式补偿。

  彼时,东阳美拉并没有开展实质业务,华谊对外解释称,看重的是公司未来的盈利能力和冯小刚的个人IP价值。

  2016年、2017年,冯小刚均顺利完成业绩承诺。2018年,引发范冰冰阴阳合同事件的导火索《手机2》档期搁置,最终对赌失利,冯小刚自掏腰包7000万元作出补偿。

  按照约定,2019年,东阳美拉公司需要完成1.52亿元净利润。但能否完成业绩承诺,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只有芸知道》的票房表现。

  业内预测《只有芸知道》最终票房不超过2亿元,扣除各项费用之后,制作方和出品方的分成可能只有6000万―8000万元,东阳美拉很有可能无法收回成本。

  事实上,华谊当时收购东阳美拉的价格为10.5亿元,而后者在2016年至2020年业绩承诺总金额约为6.74亿元,外界曾经认为这笔交易冯小刚“稳赚不赔”。

  《只有芸知道》是冯小刚第15次征战贺岁档,但这一次他没有过去那么自信了。

  在网络上,观众评价两极分化,认可者评价其“感动、纯粹,刻画了相濡以沫的爱情”;但更多观众认为只是在表达一种空洞的情怀。

  该片目前在豆瓣评分为6.5分,猫眼评分8.5分。

  灯塔专业版数据统计,截至12月30日,《只有芸知道》票房仅有1.46亿元,远低于同期上映的《误杀》7.79亿元、《叶问4:完结篇》6.88亿元票房。

  12月30日,易观智库高级分析师何利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只有芸知道》不同于冯小刚导演以往擅长和常用的题材,更聚焦于与普通大众更为密切的爱情故事,算是对于新类型的尝试和扩宽。但影片本身脱离普通大众生活经验,并未能引起用户的共情,且“大导+知名演员”的组合也无法在如今内容为王的时代发挥更广泛效应。

  种种迹象表明,华谊兄弟的关键IP冯小刚及其招牌贺岁档电影,在2019年的最后一击当中表现平淡,已无法帮助华谊兄弟挽回公司业绩。

  给BAT打工

  另一方面,曾被认为是华谊兄弟2019年度的“杀手锏”—管虎执导的电影《八佰》,因档期迟迟未能确定,“前途未卜”。

  12月18日,有微博消息传出《八佰》将于12月23日上映,次日华谊兄弟股价应声涨4.32%。

  12月20日,时代周报记者向华谊方面求证,相关人士回应:“还是等宣布吧,有确切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

  如今,《八佰》的档期仍未确定。

  据公开信息显示,《八佰》的制作成本超过8000万美元(合计5亿多元人民币),可见华谊兄弟对该片的重视程度。

  就目前来说,华谊兄弟的确需要“爆款”来提振业绩。

  回顾2019年的几部“爆款”电影,《流浪地球》《哪吒之魔童降世》等,均与华谊兄弟无缘。其前三季度已上映的《云南虫谷》、《把哥哥退货可以吗?》、《灰猴》及《小小的愿望》,票房成绩均表现平淡。

  即将到来的2020春节档,华谊兄弟也将缺席。

  何利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中国电影市场在过去几年爆发式增长,但华谊却未及时抓住机会,反而停滞不前。当同样是老牌电影公司的博纳打造“主旋律爆款”、光线传媒瞄准“国漫崛起”之时,华谊和冯小刚似乎还留恋着过去。

  “作为国内老牌的传统电影公司,华谊的内容打造能力是首屈一指的。但对于年轻用户的需求,以及电影市场全面娱乐化的趋势没有研究和把握,体现在其对项目选择、市场定位上屡屡失误。”何利表示,大批顺应市场的互联网影视公司也正在冲击着像华谊兄弟这样的老牌电影公司。

  2018年,华谊兄弟出现上市以来首次亏损,净利润亏损超过11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6.52亿元,同比下降298.56%。

  目前华谊股价跌到4.7元/股左右,市值从2015年最高峰时的900多亿元跌剩135亿元。

  《只有芸知道》票房折戟、《八佰》上映无时间表,华谊兄弟2019年的业绩恐怕不太乐观。

  面对业绩持续亏损和债务危机,如果在未来一年华谊没有找到有效的解决方案扭转亏损局面,在创业板连续三年亏损,将面临退市风险。

  12月28日,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华谊兄弟会遇到退市风险,但真正退市的可能性较低。

  2019年初时,阿里影业对身陷泥淖的华谊“出手相救”,授出一笔7亿元人民币的借款。作为条件,华谊在5年内要完成10部电影的制作和上映,阿里影业对项目拥有优先投资权。除了王中军、王中磊兄弟之外,目前,腾讯、阿里和马云也在华谊兄弟前五大股东之列,腾讯占股7.88%,阿里占股4.44%。

  何利认为,对于以内容和核心的影视产业,传统电影公司依然具备多年来在项目开发与打磨上积累的丰富经验与资源。两者在未来一段时间除竞争之外,更是合作与补足的关系。

  2019年6月,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5年前,他就预言过“中国电影公司未来都要给BAT打工”,如今已成为现实。

  于冬直言,电影公司基本被互联网巨头并购、投资、融合,互联网公司已全面渗透影视产业链,深入参与投资、制作、发行、渠道建设等各环节。

  华谊的未来仍未可知。但显而易见的是,其未来发展方向,已然不是“难兄难弟”所能完全掌控得了。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rhly.com/rdzx/961.s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7217584@qq.com

电报交流群:https://t.me/bobajiaoliu(@bobajiaoliu)

工作时间:全年无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