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天鹅背后的灰犀牛:六问酒鬼酒

  新浪财经讯 12月22日晚间,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酒鬼酒)发布澄清公告,针对于公司与代理商北京来今雨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及其控制人石磊之间的诉讼纠纷进行了较为详细的说明。通过澄清公告,事件面貌随着双方你来我往的“口水仗”逐渐清晰,近期市场热议的甜蜜素事件,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酒鬼酒作为有质量“前科”的中小地产酒企,在治理经营过程中依然存在不少缺陷。

  通过公告,事情的大致经过是这样的:

  2012 年4 月19 日:

  石磊控制的来今雨轩与酒鬼酒签订了《买断产品总代理合同》,独家定制并销售54°500ml 老酒鬼酒产品共计125624瓶,共计3000万元,且由石磊提供该产品酒瓶及包装盒。

  2013 年2 月:

  由于在“塑化剂”风波之后酒鬼酒产品销售低迷,石磊要求酒鬼酒为其免费提供40吨(合计8万瓶)同款酒水作为市场建设支持。

  2014 年4 月至2015年3 月:

  酒鬼酒陆续生产了8 万瓶54°500ml 老酒鬼酒,作为市场政策支持,无偿赠送给石磊。

  2015 年12 月:

  石磊要求酒鬼酒再赠送8000 瓶54°500ml 老酒鬼酒。

  2016年初:

  酒鬼酒拒绝了石磊的第二次赠酒要求,并提出对经销商存有疑虑的2013 年前所有库存产品予以退换,并在友好协商的基础上,给予合理补偿。

  2016年初:

  石磊向酒鬼酒提出要求,将其库存的54°500ml老酒鬼酒共计125509 瓶(包括2012 年批次购买的51300 瓶,2015 年批次赠送的74209 瓶)以238.8 元/瓶的结算价格进行回购。

  同时,石磊提出按照200 元/瓶的标准对前述所有产品因未能实现预期销售可能造成的损失及其在广告投放等方面发生发生的费用1000 万元提出赔偿要求。

  2016年初:

  酒鬼酒称无法接受对期间赠送的产品进行补偿,也不能接受对无关费用进行补偿。

  2016年5月12日

  石磊在收到国锦(上海)检测技术有限公司送检获得2012批次老酒鬼酒所含甜蜜素检测报告后,他来到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要求公司方妥善处理,双方不欢而散。

  据澎湃新闻报道,其间,石磊公司员工用手机拍下了石磊与酒鬼酒公司总经理董顺钢,时任董事长汪金国争执的全过程。针对石磊的请求,总经理董顺钢说可以谈,时任董事长汪金国表示可以去打官司。

  双方矛盾激化,而恰巧赶到的甜蜜素令双方对簿公堂!

  2016年8月:

  吉首市石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石磊控制78.75%股权)以著作权转让合同纠纷为由将酒鬼酒告上法庭。称酒鬼酒多次违反合同约定,没有保障石磊文化的知情权与优先权,并擅自将包装物制作业务交予其他供应商实施,请求法院解除其与酒鬼酒公司签订的上述合同。

  2017 年4 月:

  除了包装纠纷,石磊就老酒鬼酒的案件向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2019 年4 月8 日:

  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做出(2017)湘31民初5号判决。判决结果和酒鬼酒的诉求基本一致,即仅赔偿2012年的老酒鬼酒产品的退货请求。

  石磊上诉至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2019 年10 月25 日: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2019)湘民终359 号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9年12月20日:

  石磊称,酒鬼酒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要拉走他封存的5万多瓶涉嫌问题的产品,进而进行实名举报,称:“销毁了我就说不清了,逼着我们实名举报”。

  2019年12月22日:

  酒鬼酒进行澄清,并提请相关市场监管部门对公司市场流通产品进行全面检测,并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布检测结果。但检验的酒品是否含有石磊当初2012年购买的那一批次并没有具体说明。

  甜蜜素并不可怕 就怕厨房里不止一只蟑螂

  根据《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GB2760-2011)规定,白酒是不能添加甜蜜素的,而事实上,甜蜜素是我们日常的食品添加剂中常见的一员,中国《食品添加剂使用卫生标准》规定,甜蜜素在酱菜、调味酱汁、配制酒、糕点、饼干、面包、雪糕、冰激凌、冰棍、饮料范围内使用,最大使用量为0.65g/kg。

  相对于一级致癌物酒精来说,甜蜜素并不可怕,就怕厨房里不止一只蟑螂!

  令市场担忧的是,食品安全是大事中的大事,消费者和投资者本就异常敏感,酒鬼酒却接连牵涉其中。而在2012年至今,更换股东和管理层之后,事情仍然没有得到妥善处理,也许,黑天鹅事件背后的灰犀牛才是不少公司的真正痛点。

  一问酒鬼酒:无偿赠酒8万瓶,股东利益置于何处?

  2013年,石磊希望酒鬼酒能给予支持,酒鬼酒随后便给与了8万瓶支持。按照此前石磊3000万购入12余万瓶的价格计算,8万瓶就是2000万的成本,而2013年酒鬼酒全年的净利润为亏损约四千万。即使是2018年酒鬼酒的净利润达到2.23亿元,2000万也占到净利润的近十分之一。

  如此巨额费用支持一个定制酒代理商,而且还是潜在的纠纷方,华孚集团治理下的酒鬼酒的经营失误或存在损害股东利益之嫌。

  二问酒鬼酒:2012年的问题酒,为何等到2016年才有退货补偿政策?

  尽管酒鬼酒在2012年遭受了“塑化剂”事件的毁灭性打击,但是食品安全仍然是重中之重,酒鬼酒在当初面临“塑化剂”质疑时给出的澄清公告称,塑化剂可能是在转运和包装过程中产生的,并称每天饮用一斤酒鬼酒也不会对健康产生危害。而换了管理层的2016年,酒鬼酒在退货政策中称退货是为了打消经销商的疑虑,未提食品安全层面考虑。

黑天鹅背后的灰犀牛:六问酒鬼酒

  且不论华孚集团没有在第一时间主动提出回购问题产品及补偿的方案,即便是中粮系在2014年底接手鬼酒鬼酒后,直到2016年,公司为了打消经销商的疑虑才回购问题产品。

  三问酒鬼酒:法院只关注纠纷,那么酒鬼酒在2016年纠纷爆发时是否有自行检测甜蜜素?

  湖南省高院认为,来今雨轩公司申请对涉案老酒鬼酒是否含有甜蜜素进行鉴定,“但来今雨轩公司已就该部分产品提出退货,酒鬼酒公司也已经同意退货,鉴定已无必要,故对其鉴定申请不与准许。”

  时至今日,迫于舆论压力,酒鬼酒在澄清公告中承诺提请相关市场监管部门对市场流通产品进行全面检测。而公司首次正式面对甜蜜素问题,至少早在2016年,且不论和石磊的利益纠纷是什么结论,但是对于石磊提供的经公证部门公证的甜蜜素超标的资料没有进一步核实和排查自身的产品。尽管换了管理层,但是公司对于“塑化剂”和“甜蜜素”的态度,前后差别并不大。

  四问酒鬼酒:还没有退款,为何急于申请强制执行?

  根据此前澎湃新闻的报道,石磊表示此次实名举报实为无奈,因为酒鬼酒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要拉走他封存的5万多瓶涉嫌问题的产品,并称“销毁了我就说不清了”。

  事实上,尽管进行了一审和二审,但是在10月25日之后,石磊依然保有6个月之内向最高法提请再审的权利,期间酒鬼酒为何急于申请强制执行呢?

  酒鬼酒并没有在公告中澄清过是否存在申请强制执行的情况,如果属实,酒鬼酒及内部相关负责人对于甜蜜素事件的态度似乎并不妥当。

  五问酒鬼酒:此次检测,是否检测曝出问题的该生产批次老酒?

  此次酒鬼酒的检测是否包含石磊举报的这批酒并未明确,事实上我们仍愿意相信酒鬼酒的产品100%均合格,但是此次检测是否包含石磊举报的这批酒,本质上反应的是酒鬼酒对于消费者的态度,毕竟已经有大量的该批酒流入市场。

  检测只有包含了这批举报酒才能更有说服力,而在检测之后若确认含有甜蜜素,此后酒鬼酒的处理则将受到公司所有关注此事的人的关注。

  六问酒鬼酒:和石磊闹掰了,酒鬼酒以后的包装怎么办?

  2007年,著名画家黄永玉曾经为酒鬼酒设计新版包装“麻袋陶瓶”,并题字“不可不醉,不可太醉”。黄永玉与石磊名下的吉首市石磊文签订协议,将该新版包装设计的知识产权转让给了石磊文化。而石磊文化与酒鬼酒签订《“酒鬼酒”新版包装设计知识产权使用权转让合同》,将其获得的上述知识产权免费转让给酒鬼酒公司,石磊文化通过承接酒鬼酒的包装生产订单来获取利润。

黑天鹅背后的灰犀牛:六问酒鬼酒

  查看官网,酒鬼酒所标榜的文化,其中最为显著的特点之一便是麻袋陶瓶的包装,这几乎成了酒鬼酒的代名词。而多年来,这个包装的知识产权并不归属于酒鬼酒,酒鬼酒的品牌建设一直存在的风险如今随着石磊试图解除合作而凸显出来,和石磊闹掰了,酒鬼酒以后的包装怎么办?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rhly.com/rdzx/482.s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7217584@qq.com

电报交流群:https://t.me/bobajiaoliu(@bobajiaoliu)

工作时间:全年无休